麦子熟了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见证我与威海
2017-09-27 10:14:12    来源: 威海网·威海日报
    麦子熟了,漫山遍野望不到边的麦田一片金黄,像金色的海。微风吹拂麦浪滚滚,田野到处弥漫着诱人的麦香。每当这个时节,会有大批外地的、本地的“麦客”开着收割机,像候鸟一样,按时浩浩荡荡抵达麦熟的地方,开始了收麦的作业。麦子的主人只需开着手扶拖拉机或是汽车来到地头,等收割机装满了,上前张着口袋把麦粒接下来,拉回家去……

    麦子熟了

    ◎董强

    麦子熟了,漫山遍野望不到边的麦田一片金黄,像金色的海。微风吹拂麦浪滚滚,田野到处弥漫着诱人的麦香。每当这个时节,会有大批外地的、本地的“麦客”开着收割机,像候鸟一样,按时浩浩荡荡抵达麦熟的地方,开始了收麦的作业。麦子的主人只需开着手扶拖拉机或是汽车来到地头,等收割机装满了,上前张着口袋把麦粒接下来,拉回家去……

    这是如今我们家乡田野里麦收过程的镜头,也是现代农民最忙碌的季节。这样的劳动算得上轻松、惬意。然而在30年以前,谁又能想到如今的这等劳作状态呢?

    刚刚实行“联产责任制”的时候,土地分给了个人,责任各家自负,虽然麦收的时间大大缩短了,但有时天公不作美,恰在收获的节骨眼上雨水连绵,那也能把人愁煞。1989年的夏季我就经受了这样的苦难。

    那时我家四口人,分了五亩多地,种了四亩多麦子。我和妻子都在学校教书,早知道麦子该收了,心里急得火烧火燎,可是不到放假,谁也不能提前回家收麦子。终于放假了,奔到地里看看,有的地块麦子的头都弯了,熟得已经过了火。正准备抢收,偏偏又下起了大雨,这可怎么办呢?即使冒雨收割了,搬到场上也没法脱粒,如果把麦子垛在地里,被雨淋湿的麦子,也很快会生出芽来。万般无奈只得罢手,痛苦地等待。我和妻子眼巴巴地企盼雨停,可天不遂人愿,大雨、中雨一连下了三四天。等雨稍停我就跑到地里查看,这时的麦穗上有的已经有麦芽冒出,还有很多扑倒在地里,但无论如何也要抢收。

    麦收之前多日没有下雨,地已干透,这几天的雨水,全部被麦地吸收,脚踏下去,一下子就陷进去,脚拔出来,鞋子却深深地留在烂泥里。整个麦田成了一个大大的稀泥库,真是欲哭无泪。

    我和妻子把鞋子从烂泥里抠出来甩在地头,把裤管挽到了膝盖以上,互相鼓励着,开始在烂泥里抢收小麦。两脚插在快没到膝盖的稀泥里,手臂挥动着镰刀,把身边够得着的一片先割了,再费力拔出腿来向前挪动一步接着割。“下定决心,不怕牺牲,排除万难,去争取胜利。”我们唱着“语录歌”一步一步地向前挪动着,收割着。越割难度越大,割到地中间,有一大片扑倒的麦子割起来更是麻烦。

    还有更惊险的。我正低头割着,忽听妻子一声惊叫,原来在她割麦的前方不远处跑过一条褐色的蛇,那种蛇毒性极大,可能是被我们的割麦声惊动了。多亏妻子提早看到它,多亏它向远处跑去,万一它冲过来,我俩如何从这稀泥里逃脱呢?想想都觉得后怕。

   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累得四肢瘫软,好歹把所有的麦子割完。然而等到打完,把麦粒搬到平房上,雨天接着给你添堵,不给一点晾晒的机会。雨没有间歇忽紧忽慢地一直下了一个星期。即使想法用凳子木棍塑料布支起棚子,将麦粒全摊开,也无济于事,湿湿的麦粒在合适的温度下很快生了芽,变了质。

    那一年,村里各家的烂麦子大多贱卖作了饲料,多亏前些年攒了些余粮,才没觉得怎样。我的母亲在灾荒年挨饿挨怕了,开始不舍得贱卖,还磨面吃了几回,实在难以下咽,最后只得作罢。如今想起这些,好像就在昨天,这些艰辛的劳作和痛苦的经历刻骨铭心,终生难忘。

    今年是地级威海市成立30周年,说起这些年来我们身边的变化,那真可用一个词语来形容——日新月异,更为确切应该是日新日异。看看我们的城市,看看我们的村庄,看看我们生产生活方方面面的巨大变化,心中会油然而生一种无比的自豪与幸福。威海像一列行驶在快车道上的动车,正朝着现代化的幸福目标风驰电掣地飞奔,飞奔。

    麦子熟了,一切都不同了。

    来源: 威海网·威海日报
    编辑: 宋倩
    相关热词搜索:
    搜索推荐